首頁‎ > ‎分類訊息‎ > ‎最新訊息-貼文‎ > ‎

【樂活教學】 為何要『學習共同體』?

張貼者:2013年12月23日 下午5:41KTU教學中心   [ 已更新 2013年12月23日 下午5:41 ]
●英明國中 郭進成老師 

「為何老師的公民力量如此薄弱?」這是最近我常常思考的問題!

  台灣的教育,從小學到國中、高中、大學,老師從來就不曾與學生在課堂對話,或者鼓勵他們主動關心、看見這個社會發生什麼事。在我們的身教下,學生和大多數成人只在乎分數與考試,我們的學生長大後變成怎麼樣,看看我們老師對公民參與的冷漠,自然就明白,不是嗎?

  所以,我想改變自己的課堂教學,透過分組合作學習或學習共同體希望多和學生對話與討論,了解他們在想什麼、關心什麼,當他們的需求被我注意到了、關心到了,我關心的公共事務才有機會讓學生也能看見與關心,至少我能引導他們多去思考一下這些議題。簡單的說,就是我們教師要先以學生的學習為中心去思考我們的課程。不然,他們長大後就變成日後的我們。

可是,還要再等二十年,等我們把學生教育好嗎?

  前幾天去看牙醫,牙醫問我任教什麼科目?我簡單回他:「公民。」他聽了後重述著:「喔,公民與道德嗎?」我笑著說:「現在沒有道德了?」接下來他會說什麼樣的梗,我心知肚明。果然,他馬上就笑笑回我:「難怪現代人都沒有道德。」

  我們真的沒有道德嗎?道德又該如何教授呢?以及教授公民道德真的只是公民老師的事嗎?國民教育的目標是什麼,難道不是讓我們的學生擁有起碼的公民素養與基本能力準備好進入公民社會嗎?如果是這樣,每一位國民教育的現場工作者對於公民素養的養成怎麼會沒有責任?

  道德也好,公德也好,其實它應該是一種持續對話的辯證過程。用「正義:一場思辨之旅」一書作者哲學教授邁可.桑德爾的說法,就是道德推論的過程。轉化到教學現場來說,如果我們希望我們的學生的學習是有效果的,如果我們希望我們的學生能擁有符合二十一世紀台灣公民社會所需要的道德感的話,那麼教師與學生透過課程持續的對話與思辨會不會是一項很重要的課題呢?

  如果不是這樣,在二十一世紀資訊如洪流將你我迅速淹沒的年代,我們還妄以為教師的角色可以繼續扮演著「講述教科書」與「學生知識主要且唯一窗口」的角色時,其實大家不用到戲院去「看見台灣」,就在我們的教學現場,當教師看見學生的空洞與冷漠的那一刻,卻完全沒有任何教學改變時,我們的這塊土地當然就會繼續怵目驚心的淌血,工廠用排放的廢水染紅我們的河川,一代又一代,我們卻總只是究責政治官員,而忘了我們教師的重責大任。

 所以,為何要學習共同體呢?

  最後讓我引用佐藤學,學習的革命—從教室出發的改革,一書裡的話來回答上述這個問題:

 「勉強」與「學習」的相異點,在於有無「相遇與對話」。
在「勉強」中,不會遇見任何新事物也不會與任何人交談;
相反的,「學習」是經營與人、事、物的相遇與對話,也是與他人思考或情感的相遇與對話,更是與自我的相遇與對話。
  因此,我將「學習」定義為,透過與事物的相遇與對話―構築世界;與他人的相遇與對話―構築同伴;與自己的相遇與對話―構築自我,實行三位一體「關係與意義不斷」編織的永續過程。

 如果我們期待學生真正的學習,那麼我們就該與學生此時此刻的生命存在『相遇與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