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專評鑑」可以休矣!

       「教專評鑑」言為教師「專業發展」評鑑,最初立意或許真是為了幫助教師教學專業的發展。然,自95年開辦迄今,總經費超過4億元;其中,有不少經費用來「研發評鑑指標」、「辦理各階培訓」、「建置認證系統」、「建置資源系統」、「各縣市各校申請案之初審複審」等等。

       因為,這些工作或由特定學者承接,成為其聘請助理、支撐個人研究的經費來源;或由廠商配合參與,成為其進軍校園的通路。一旦「教專評鑑」停辦,這個「教專產業複合體」勢必瓦解,自然有人誓死捍衛。

       日前,本會及全教總SUPER教師獎得主莊福泰老師再次以「善意鋪成通往地獄的路」批判教育部的政策。文中提到基層老師對「教專評鑑」的負面評價,如:只是做paper work累死老師和行政、流程繁雜、申請過程繁瑣、根本就是演戲、講師程度比學員差、以防弊為出發點的制度不可能評鑑出結果、根本是反淘汰機制…等等。

       其實,這些評價在基層早已廣為流傳;如今由SUPER教師的口中說出,證明全教總及本會多年來的質疑,更非「為反對而反對」。

       莊福泰老師困惑:明明這個制度已經開始澆熄教師的教學熱情,為何教育部卻依然熱衷推動?「難道教育部被誰綁架?」

       問題的答案之一應該是「民粹」;而「教專產業複合體」或許是另一個答案。

       「教專評鑑」雖然號稱「自願參加」(全教總及本會多年來的堅持),但教育部卻以各種直接或間接的方式脅迫學校參加。例如,各高中職爭取經費的競爭型計畫如「高中優質化」、「高職優質化」,甚至高中職的「學校評鑑」,教育部都將「是否辦理教師專業發展評鑑」納入審核指標。於是,為了爭取過關,學校只好「脅迫」老師參加~許多私校甚至以考績或續不續聘,脅迫學校教師「全部自願參加」。教育部如此「處心積慮」,難道真的是為了教育品質?試問,「教專評鑑」開辦10年來,教育部可曾提出過一份有說服力的報告(非成「果」報告)?

       如今,新政府即將上任,期盼這個宣稱要「落實轉型正義」的新政府,能停止這個既無實益,又毫無正義可言的「教專評鑑」,讓老師們真能在教學崗位好好教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