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分類訊息‎ > ‎最新訊息-貼文‎ > ‎

【夫子預防法學】教師成績考核與比例原則2

張貼者:2014年5月22日 下午9:08admin KTA   [ 已更新 2014年5月22日 下午9:12 ]
陳麟祥
關於成績考核,有一些延伸的思考。


        學校考核委員會由九人至十七人組成,依考核辦法第9條,除了參加考核人數不滿二十人之學校之外,當然委員有教務主任、學務主任、輔導主任、人事主任及教師會代表等5人(校長非成員,所以有退回及改核權),其餘由票選產生,不過,扣除教師會代表,未兼任行政職教師應有三分之一以上,任一性別亦然。假如未依規定組成的考核會,其所做決議就會有問題。


       其次,面對考核的案例,考核委員究竟要憑什麼來做決定?良心嗎?事涉教師的權益,考核委員應以法規及合理的標準(比例原則)為依歸,客觀地執行大家的付託,不應人云亦云,否則,眾人嫌的,必死無疑,受歡迎的,則大事化小,豈真公平?若考核委員不知或相關規範避而不用,當屬失責,而未依考核辦法標準所做之決議,自然存有瑕疵。


       以不當管教為例,考核委員在審議案件時,首先要找出相關規定:

1. 對於不當管教之處置及違法處罰之懲處,學校訂定教師輔導與管教學生辦法注意事項第42點第1項規定:「教師有不當管教學生之行為者,學校應予以告誡。其一再有不當管教學生之行為者,學校應按情節輕重,予以懲處。」說明了初犯或再犯應不同處理。

2. 按情節輕重,處分不同,考核辦法第6條第1項第2、4、6款,分別就大過、小過、申誡規定如下:(五)違法處罰學生,造成學生身心傷害,情節重大。(三)違法處罰學生或不當管教學生,造成學生身心傷害。(八)違法處罰學生情節輕微或不當管教學生經令其改善仍未改善。


        對一般老師而言,雖找得到依據,但在判斷的過程中,仍常出現邏輯不一,恣意解讀的問題,原因即是對於「比例原則」的認知不足。是否合乎比例原則,判斷標準有三:1.適當性(行為必須可達成目的);2.必要性(可達成目的的數行為中須選擇損害最小的);3.衡量性(在損害最小的行為與欲達成目的之利益做比較,利益須大於損害,例如:用大砲打小鳥,則顯失衡平)。


       假如我們可以將「適當性」、「必要性」、「衡量性」加入不當管教的審視,比較不同懲處規定的話,我們可以有比較清楚的理解。對於懲處而言,「必要性」應看何者最符合懲處的目的,在此可用「修復式正義」來檢視,即如何處理最能達到關係的修補,親師是否達成諒(和)解,千萬不要只為了懲罰、向外界交代而處分。


       規範的解釋上,口頭告誡應限於初犯、未造成有形傷害,且親師間仍可維持正常溝通的情狀;核予申誡則應以初犯為原則,雖有造成一些小傷害,例如:痠痛、小瘀傷…..等一般即容易發生的身體狀況,但已取得家長諒(和)解,方屬情節輕微;處以小過,則須違法處罰+學生身心傷害,此傷害可能存續一定期間,例如幾天至半個月始得恢復,且處罰與傷害之間有相當因果關係,此關係之判斷,則必須有明確的證明;至於成立大過,必須違法處罰+學生身心傷害+情節重大,處罰與傷害之間須有相當因果關係,假如家長雖然出示驗傷單,但卻僅是非常簡略且非訴訟用的一般診斷書者,則未必足以證明,其中”情節重大”的解釋,也應該從嚴重違反教育目的、手段異常、傷害重大……等去檢視。因此,比較考核辦法的懲處依據後,選擇符合事實的必要處分,才能做出過當的決定。


       憲法第23條「…自由權利…除必要者外,不得以法律限制之」,說明了比例原則是憲法位階的法律原則,因而行政、立法、司法等三權的運作中,常常都會發現它的適用。這個權衡標準,除了法律上常用以外,在我們的生活中也可廣泛利用,例如:工作上的作為有無必要,或是子女的教養是否妥當等,皆可運用本原則予以評估,相信可以提供另一種合宜標準的思考。


       企盼從今天起,大家行止能合乎比例,自在生活。夫子們,我們下回待續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