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機四伏系列報導

   【危機四伏】系列之5   

前言

去(107)年,有鑑於因「家長濫訴」而求助本會的案例愈來愈多,本會決定成立「因應怪獸家長研究小組」,希望蒐集各種「怪獸家長」的實際案例,並整理出「因應怪獸家長」的恰當作法,以提供會員教師們參考。…… (詳全文) 


職人級的陳情家長老師心驚驚

E生是國一新生,七月暑輔的某日數學課,X老師見E生上課不專心,並在座位偷玩手機,就提醒他:「收起來,不要再用了!」E生也乖乖收起手機,直到下課都沒再玩。

下節課,X師走進教室時,同學們都已經坐好準備上課,但E生仍在用手機,X師便往他的方向走去,同學頻頻提醒他「老師來了!趕快收起來!」但E生仍繼續用,X師只好要他交出手機,並告知「因為是再犯,所以手機由老師暫時保管。」

雖然E生配合交出手機,但並沒有因此專心上課,學習態度仍然不理想。X師心想放學後要聯絡家長,先了解這孩子之前學習狀況,再思考如何加以輔導。

未料,放學後X師走到樓梯口,就見到E生從後面追上來,然後大聲對X師說:「手機是我的,趕快還我!」接著,E生居然直接伸手「搶手機」,和X師形成拉扯的狀態。當時,正值放學時間,圍觀的學生越來越多,有學生便趕緊去通報學務處。

生教組長Y師迅速趕到現場,看到E生與X師頂嘴,態度相當惡劣,便將E生帶往學務處,途中E生不斷怒吼:「要記過就記過,手機是我的,憑什麼不還我?

正當Y師還在學務處處理E生情緒時,E生的父親G先生在接到Y師通知後,也來到學務處。G先生與E生簡短交談後,便開始對Y師咆哮,並揚言要「報警」,旋即帶走E生。

透過明查暗訪,學校才知道,在E生讀國小時,G先生就曾教E生「隨時開手機錄音」,而家長便將老師的言詞「斷章取義」、「放大檢視」,再以各種陳情、檢舉的手段脅迫老師及學校,取得各種的特權,搞到學校「人仰馬翻」。

後來,G先生陸續投訴1999、教育局、教育部、監察院,且檢舉內容還羅列一堆教育法規,並指出老師的管教方式已經違反這些規定,讓學校寫了不少報告,相當困擾。或許是因為一直沒能成功脅迫學校「就範」,之後G先生竟再對X師、Y師陸續提出「刑事訴訟」「民事訴訟」

本案事發之初,學校教師會會長便第一時間即求助市教師會。市教師會幹部則多次到校提供諮詢與相關協助,包括針對G先生的檢舉內容及其所謂「對老師不利的錄音內容」進行探討,讓學校的應對有更牢不可破的「專業論述」。

至於G先生的濫訟,市教師會提供律師諮詢服務,並陪同走過整個訴訟過程,更是學校及老師最大的心理支柱。

最後,G先生對多位學校老師所提的刑事告訴地檢署都作出「不起訴」處分,而民事訴訟也遭地方法院「駁回」。反倒是,因為G先生辱罵學務主任,遭主任控告「公然侮辱」,最後被法院「判刑確定」。之後,G家長便主動將E生轉學了。

 

(本系列均為真實案例,為避免當事親師生困擾,均經改編以去識別化。)

------------------------------------------------------------------------------------------------------------------------

後記:

基於親師和諧,對於家長的不理性行為,學校及教師一般都先予忍讓。但對於類似本案家長一再得寸進尺、挑戰學校及教師的專業尊嚴,我們認為校方「維護教育尊嚴」的立場必須堅定。本案中,學務主任對家長提起訴訟應是忍無可忍,但對遏止家長濫訴歪風,卻有其必要。值得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