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6期】改革何必怕檢驗?

張貼者:2013年4月10日 上午3:54admin KTA   [ 已更新 2013年4月10日 上午3:54 ]
【KTU & KTA電子報-第456期】     發行人:陳建志理事長     發行日期:102年4月10
【轉載全教總訊息】

改革何必怕檢驗?

羅德水(全國教師工會文宣部主任)

        全國教師工會日前至行政院遞交年金制度改革辯論邀請,要求行政院針對退休改革方案進行公開辯論,並提出「要求辯論、要求追究、要求換人、要求精算」等四點訴求,全教總理事長劉欽旭表示,若政府無善意回應,不排除發動沒有上限的抗爭,以表達年金制度必須合理改革的決心。

        年金制度改革攸關不同世代受雇者權益,理應接受各界嚴格檢驗,江宜樺院長再三強調將以審議式民主進行改革,想必對此有正確認識,然而,官方拒絕召開國是會議在前,在各地舉行的「改革說明會」又被批評為行禮如儀,如果這就是所稱的審議式民主,何以杜悠悠眾口?


 釐清基金財務危機責任歸屬 

        年金制度之所以必須改革,一大原因自然是各公共退休金均出現嚴峻財務危機,過去半年以來,官方不時強調「再不改革,退撫基金、勞保基金將於民國116年破產」,其目的顯然不僅在強化非改不可的正當性,更不乏將評論官版方案者打成反改革的居心,於是乎,在改革箭在弦上的此刻,官方彷彿成了雖千萬人吾往矣的勇者,而勞方抗拒改革的形象則日益鮮明。

        然而,這是事實嗎?筆者以為,政府究竟如何看待年金改革,必須拉長時間縱深方能還原真相,職是,先行討論官方對基金財務危機的立場,應有助於釐清退休制度相關問題的責任歸屬。


一、誰忽視基金財務危機?

        官方近來強力放送「退休金再不改革恐將破產」的訊息,事實上,台灣公共退休金有嚴峻財務危機早就不是新聞,問題是,過去對基金收支、財務狀況提出警訊的卻不是官方,由全國教師工會派出的退撫基金監理委員,早在多年前即曾多次預警,要求官方正視基金財務失衡現象,並以各種積極措施改善基金體質

        然而,對勞方代表的提醒,斯時官方總視為「危言聳聽」,一直到2012年2月9日,退撫基金管理委員會仍然以「退撫基金歷年累積整體基金收入仍大於整體支出,不會影響參加人退休權益」為題發布新聞稿,指出:「退撫基金84年7月成立至100年12月底止,總收繳金額累計達新台幣6,835.8億元,退休撫卹之累計總支出金額為2,728.2億元,基金總收繳金額遠高於總支出金額。……若以長期來看,退撫基金歷年累積已實現收益達1,202億元,平均收益率為3.163%,仍較臺灣銀行2年定期存款利率2.207%為高,長期而言尚稱平穩。」

        前揭官方說法顯示,當勞方代表要求正視基金財務危機時,官方根本不以為意,今天卻又大談基金恐將破產云云,官方對退休制度究竟有無一貫立場?如果官方一年前都還在宣傳「基金收入遠大於支出,收益長期平穩」,此刻雷厲風行的推動改革,又是所為何來?

二、是誰反對提高提撥率?

        基金財務狀況基本取決於基金的收支與操作績效,以公務人員退撫基金為例,歷年操作績效貼近於定存利率,此必須由官方負起完全責任,實無爭議,此處必須進一步指出的是,就連基金費率與給付漸趨失衡,官方也難辭其咎

        收支比例是衡量基金財務時最簡易、明確的指標,目前退撫基金的收入係由軍公教人員與政府按月繳費挹注,支出則是用來支付已退休人員之新制年資退休金,一般人難免誤以為,勞方當然反對提高繳費費率,這也是政府敢於不時散播工會反對提高費率的主因。然而,就以退撫基金之費率為例,法定費率由開辦時的8%逐年提高至12%,全國教師會不僅未曾反對,教師組織派出之監理委員,更曾多次要求基金費率應確實反映成本,以免收支失衡,去年正當官方無意提高公保費率時,勞方監理委員甚至力主相應提高保費,以免財務相對健全的公保基金來日步上退撫基金財務危機的命運,以上皆有官方會議記錄為憑,不容矯言推託。

        易言之,與一般社會理解恰恰相反,原來反對提高退撫基金費率的不是教師組織,而是必須負擔65%分擔比例的政府,最為荒謬的莫過於,向來反對提高費率的官方,此刻竟然搖身一變成為改革者,甚至化身正義使者反過來誣指勞方反對改革

三、誰在製造改革爛案?

        無可諱言,台灣公、私部門受雇者之退休制度不一,公部門人員之所得替代率每每成為輿論攻擊焦點,也是不爭的事實,殊不知,軍公教的退休給予也有世代差異,僅具有新年資之新進人員,其所得替代率業已降至合理比例,且無論繳費費率、退休給付均依國家法律辦理,甚至沒有拒絕參加官辦基金的權利,平心而論,相關批評對新進公教人員來說大多失之公允,究其實,主其事者甚至連解釋退休制度沿革的能力都付之闕如,無論做為政府或軍公教的雇主都是極為失格的

        其實,就連兼具新、舊年資的已退休人員,之所以享有超過社會預期的替代率,也絕非基層人員的責任,要說公教人員背負高替代率的原罪,始作俑者不正是設計制度的高官集團?政府豈能一方面義正詞嚴的對現職人員進行「改革」,一方面又無視當年藉新舊年資轉換想方設法圖利自己的歷史,無須言及方案內容,這樣完全不檢討自身責任的改革究竟有何正當性?


 端出合理方案接受社會檢驗 

        馬英九總統日前嚴正表示,政府的年金制度改革方案,「可安心保用30年」,「至少到民國133年都不用擔心年金破產」,馬甚至認為,對於現行年金制度所出現的「經費不足、行業不平、世代不均」等問題,政府改革方案均已提出解決辦法。

        暫且不提官版方案俯拾皆是的問題,馬總統的「保用30年」說究竟有何精算數據為憑?或者只是聽信方案設計者的片面說法?難道不知道:正是這些人設計出「肥高官、瘦小吏」的公保優存改革方案?難道看不見:各界對官版方案的批評?除非政府無意推動真正的改革,否則,何以繼續委以改革重任?也難怪言必稱改革的馬總統卻有低迷至此的聲望了。

        沒有人反對合理改革,既然敢以改革為名,又何必擔憂各界公評?高舉改革大旗的官方,必須接受社會嚴厲檢驗,年金改革不容魚目混珠、蒙混過關。
(20130410台灣立報教育論壇)